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郝寿臣 > 京剧表演艺术家郝寿臣

http://sagolworld.com/hsc/66.html

京剧表演艺术家郝寿臣

时间:2019-07-19 00:55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京剧表演艺术家郝寿臣

  2018-06-21

  花腔韶华m...

  郝寿臣(1886~1961),出名京剧表演艺术家、教育家,工架子花脸。客籍河北香河,少小随父迁京,从师吕福善、唐永常、朱子久、阎宝恒等学艺。历经数十春秋的艰辛奋斗,终究融金秀山铜锤与黄润甫架子两家艺术于一炉,唱念上自成一格,创成被誉为架子花脸铜锤唱的郝派艺术,以派头取胜,唱念神韵浑朴,工架凝练,表演浑然一体。他艺术立场严谨,长于描绘人物,数十年艺术生活生计中,在220余个剧目中饰演过160多个次要和次要脚色。

  与侯喜瑞、金少山并称净行三杰,又与金少山并称黑金白郝(又称南金北郝)。郝寿臣,名瑞,字寿臣,乳名万通。本籍山西洪洞,明朝时因闹瘟疫,其祖辈避祸至河北香河五百户落户,其父郝国福,原务农为本,后因比年灾荒,庄稼收获欠好,难以维持生计,遂进城学木匠手艺。妻室王氏生有三子,长子郝亨,即花脸演员郝寿山,次子郝瑞,即花脸演员郝寿臣,三子郝铭,未入梨园,处置教育工作,曾任汇文第二小学校长。郝寿臣于清光绪十二年(1886)阴历丙戌年四月初七出生在崇文门内东墙根儿一陋室内,6岁曾读私塾,因家贫而停学,7岁典押给电影艺人王德正,父母原只想“典”三年,王德正对峙七年,其父无法只得咬牙签字画押,就如许小万通踏上了学艺之路。王德正请不起名教师,便叫一位名叫吕福善的花脸演员为万通开蒙。头一出戏学的是铜锤花脸的根本戏《锁五龙》,不到两个月就学会了,随之又学了《二进宫》、《捉放曹》等,不到半年就登台表演了。首演是在东单迤北燕喜堂饭庄唱堂会戏,剧目为全本《锁五龙》,从单雄信登台点将起,要扎靠斜蟒、翎子狐尾,穿厚底靴登高,自此有了艺名“小奎禄”。后来又连续与唱老生的师姐王菊子表演了《捉放曹》、《二进宫》、《断密涧》、《天水关》、《铡美案》等诸多剧目,为提高小奎禄的演技,王德正也常带他进戏园下后台,让其宽阔眼界长见识,偷学前辈名家的表演,如金秀山、黄润甫等,这对郝寿臣后来成为名净,是有很大感化的。1900年,是小奎禄满师之年,恰逢他嗓子“倒仓”,不克不及登台演唱。回家不久,一日在陌头被八国联军抓去当了两个月苦力,后来又至德国使馆当杂役。五年期间,伶俐勤学的郝寿臣,学会了俄语和德语。他巴望能早日重返舞台。他从菲薄单薄的收入中,积累下钱来买彩裤,做靴子。分开德国兵营后,原想在京唱戏谋生,但他既非梨园世家,又非科班身世,更无名师带道,因而非常艰难。无法曾三闯关东:第一次20岁时,单身到营口、烟台、大连等地,但两手空空而回。帮不了家,只得二次出关,初到辽宁沈阳、公主岭,但仍不如意,后于哈尔滨搭上了班,在此获得老艺人阎宝恒、朱子久的指导,艺术上有了长进,因剧场失火再次至营口,获得旧道热肠的唐永常的赏识与协助。此行虽学到不少身手,但仍是白手而归。后又决定三闯关东。此次和路三宝、马德成及其兄郝寿山,同到安东表演,两头还曾至朝鲜仁川表演,但均不抱负,只得前往京城,时年23岁。郝寿臣三闯关东历尽沧桑,长了很多见识,服膺唐永常劝他要兼学架子花脸的循循善诱,吃苦练功喊嗓吊嗓,对峙习文练武。不只看古典小说查字典,还天全国腰,吊腿,练太极拳、太极剑,并向叶福海学了《芦花荡》、《醉打庙门》等昆曲剧目。1914年正式改演架子花脸铜锤唱的艺术气概,并获得刘鸿升、谭鑫培的扶携提拔,使其崭露头角。郝寿臣搭田际云的成全班时,应二路花脸,田察看郝不管演任何脚色都当真负责,颇受观众接待,田慧眼识人,看护经励科给郝涨戏份。他曾先后应邀加入梅兰芳的承华社、程艳(砚)秋的和声社、朱琴心的和胜社、马连良的春福社、言菊朋的民兴社、杨小楼的永胜社等班。在杨班名前冠以“花面泰斗”,与“国剧宗师”杨小楼并驾齐驱。杨、郝合作的第一出新戏为《陵母伏剑》,杨饰王陵,郝饰项羽。他们合作的最初一出戏为《战宛城》,杨饰张绣,郝饰曹操,时为1937年。与高庆奎初次合作为《捉放曹》,最初一次合作为《赠绨袍》,时为1933年。在与马连良合作时,二人创排了不少新戏,尤以《青梅煮酒论豪杰》可谓“珠联璧合”。1928年,他们应邀赴沪表演,曾合作《连环套》,郝饰窦尔敦,马饰黄天霸,朱光祖为王长林,此场表演惊动沪上。郝、马合作的最初一出戏为《串龙珠》(即《反徐州》),马饰徐达,郝饰完颜龙,时为1938年。长安大戏院于1939年7月2日举办一场“花脸大会”,大轴金少山《御果园》,郝寿臣压轴二本《赛太岁》(《李七长亭》),侯喜瑞倒数第三的《丁甲山》,净行三杰会聚一堂,盛况空前。至此,郝寿臣便息影舞台教子课徒。1949年,为庆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,梅兰芳、萧长华、贯大元、郝寿臣等应邀于怀仁堂表演《龙凤呈祥》,已离开舞台十余年的郝寿臣,剃掉胡须粉墨登场,威风不减昔时。1950年被中国戏曲研究院戏曲尝试学校(中国戏曲学校前身)聘为传授,是年春在一次戏曲晚会上,与萧长华合演了《醉打庙门》,遭到、周恩来的接见。1951年,为援助抗美援朝,戏校的老艺术家自觉举行捐献义演,65岁的郝寿臣起首请缨,于公共剧场前后共义演了五场,每场的大轴戏均由郝寿臣出演。1956年出任私立艺培戏曲学校(后改为北京市戏曲学校)校长,他不只亲身讲课,并且对学生的体裁勾当和饮食起居,都要劳累干预干与。为给戏校筹款义演,亲率门生演了一场花脸大会,顺次为王玉让《闹江州》、王永昌《草桥关》、袁世海《盗御马》,大轴郝寿臣、萧长华、李幼春等二本《赛太岁》、《李七长亭》。1956年决定拍摄《群英会》、《借春风》彩色戏曲影片,由马连良、谭富英、叶盛兰、裘盛戎、孙毓堃、萧长华、郝寿臣等联袂表演,郝寿臣饰曹操,事前还在北影排练场进行了预演,并拍了合影照,后因郝寿臣心脏病爆发,改由袁世海替演,成为中国京剧史和片子史上的一件憾事。1961年阴历十月十九日二十二时零五分,一代名净于居所病逝,享年75岁,公祭后被埋葬于京西福田公墓。艺术特色郝寿臣虽然是架子花演员,但他却以铜锤唱法,连系架子花的表演气概,不单丰硕了架子花的唱,还能更多地使用声腔艺术得当地表示各类各样分歧性格的人物。他的唱受金(秀山)派影响很深,出自膛音,连系口腔,出格是通过鼻腔、口鼻共识,这种发音方式能够说完满是金派。他除了金派,刘永春、刘鸿声、裘桂仙的唱腔凡是好的,也都接收。他吐字行腔全用圆音,不走沙音。所以他的唱雄厚浑圆,与见棱见角的黄(润甫)派判然不同。他的念白与演唱是一个同一的气概。他的发声使用口鼻共识的方式,加以“擞音”、“欬音”等润色,厚重是郝寿臣的全体气概,从他的演唱中、念白中虽然嗓音有些闷哑,但咬金嚼铁,每一个字都有轻飘飘的份量。他把鼻腔音变为口鼻共识,矫捷使用,弥漫着一种深挚的神韵,构成了奇特的郝派唱念。郝寿臣在艺术上极富立异精力,保守戏中饰演曹操、张飞、牛皋、焦赞等,很有本人的特点。他缔造的荆轲、须贾、鲁智深等艺术抽象给观众的印象很是深刻。他的时装戏《法国血手印》中饰演一西洋人,《孽海波涛》中饰演杨钦三,表演也十分实在活泼。郝寿臣在做功上造型标致、身手清洁、眼神精确,他终身塑造的舞台抽象各个都是绘声绘色,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郝寿臣为了提高泛博观众对花脸脚色的乐趣,给观众以更多的美的享受,他留意在脸谱上苦下功夫。次要贡献郝寿臣每年平均排练两本新戏,新创剧目人物的脸谱没有底本可参考,他就按照剧情和人物性格去缔造新形脸谱。他还鼎新了勾脸的东西和体例,还为浩繁的人物设想出符称身份和性格的服装图案。这种斗胆立异的精力在净行演员中是十分难能宝贵的,郝派脸谱艺术在京剧艺术的圣殿中独有其位,并且对京剧艺术的成长发生了很大的深远影响。他先后与杨小楼、高庆奎、马连良、言菊朋、程砚秋、朱琴心、徐碧云等人合作,缔造了很多花脸的脚色。特别是他创演了《荆轲传》、《桃花村》、《飞虎梦》等新戏,加工排练了《打曹豹》、《瓦口关》、《红逼宫》、《打龙棚》等几乎失传的老戏,构成郝派奇特气概。次要作品郝寿臣终身表演220多个剧目,饰演160多个大小脚色,亦反串过生、旦、丑等行当。曾加入表演一些时装戏和外国题材的戏。擅演《赛太岁》、《打龙棚》、《瓦口关》、《打曹豹》、《红逼宫》、《野猪林》、《连环套》、《牛皋招亲》、《除三害》、《下河东》、《赠绨袍》、《醉打庙门》、《芦花荡》等,尤精曹操戏,有17出之多,人物性格各有特色,决不类似,故享有“活孟德”佳誉。1944年与张春彦、马富禄等拍摄了《李七长亭》口角京剧影片。表演实况录音有《秘诀寺》、《黄金台》、《群英会》等。曾于高亭、百代、蓓开、长城、胜利、开明等唱片公司灌制有《牛皋下书》、《伐齐东》、《荆轲传》、《白良关》、《洪羊洞》、《忠孝全》、《上露台》、《阳平关》、《夜审潘洪》、《鸿门宴》、《桃花村》、《盗御马》、《连环套》、《野猪林》等20余出戏之选段,内有与杨小楼、甄洪奎、裘桂仙、茹富蕙等人合灌之唱盘。郝寿臣的拿手戏有《李七长亭》、《盗御马》、《瓦口关》、《专诸别母》、《青梅煮酒论豪杰》、《逍遥津》,尤以曹操戏可谓一绝。他还创排了不少“郝派”戏和一些渐无人演的老戏。如《荆轲传》、《桃花村》、《飞虎梦》、《打曹豹》、《红逼宫》、《打龙棚》等。并留有《郝寿臣脸谱集》、《郝寿臣表演脚本选集》、《郝寿臣唱腔选》、《郝寿臣表演艺术》、《郝寿臣传》等,均为极其宝贵的京剧艺术材料。门生传人郝寿臣终身仅收门生七人:1931年5月10日于崇外打磨厂福寿堂收樊效臣;1934年2月春节前于西长安街西来顺饭庄收王永昌;1939年春于东安市场东来顺饭庄收票友唐景一(李德全内侄);1940岁尾于西来顺饭庄收袁世海;1941年夏于西来顺饭庄收李幼春;1953年经马连良引见收周和桐和王玉让。人物评价从学艺起头,郝寿臣就把浩繁的出名花脸演员看成本人的教员。为了多方承继,他不吝充任龙套,只挣到最少的糊口费,为的是一边演戏,一边进修揣测。好比他最出名的《李七长亭》就是在花费多年心血后才得以在舞台上表演的。他先是获得彭福龄先生的赏识,受教一出《审李七》,表演结果很好,但《长亭》一折,他虽观摩黄润甫先生的表演不下几十次,终因得不到脚本而不克不及排练。后忽得李春福所赠《李七长亭》脚本,他按着脚本,日夜揣摩,从头点窜了脸谱,丰硕了表演,把这出戏搬上了舞台。因为他把李七这小我物演活了,所以又博得了“活李七”之誉称。。二十世纪二十年代至三十年代,郝寿臣与侯喜瑞、金少山同时活跃于京剧舞台,鼎足峙立,并称“花脸三杰”(又称“净行三杰”) ,又与金少山并称“黑金白郝”(又称“南金北郝”)。梨园行惯以“金、郝、侯”陈列,是由于“金”挑过班,挂过甚牌,“郝”也曾与大名家挂过并牌,而“侯”则稍逊。碰到花脸大会,都是金大轴、郝压轴、侯倒三。二十八岁时,郝寿臣转入名旦角田际云的成全班、刘鸿声的鸿庆班,并无机会与业师李连仲及梅兰芳、王蕙芳、高庆奎同台,并常年在前门一带表演。一次,谭鑫培演《问樵闹府》,饰葛登云的花脸郎德山有事告假,让郝寿臣代演。表演竣事后,谭鑫培对他的评价是:“比郎德山强啊!”老前辈的赞同便是一张金字招牌,自此郝寿臣的名声大振。随后,便经常应邀与诸多名角儿同台表态。《除三害》中郝寿臣扮周处郝寿臣(1886-1961),名瑞,字寿臣,乳名万通。本籍山西洪洞,明朝时因闹瘟疫,其祖辈避祸至河北香河落户,因为逃至此地的难民竟有500户之多,故此村名叫“五百户”。其父郝国福,原务农为本,后因比年灾荒,庄稼收获欠好,难以维持生计,遂进城学木匠手艺。妻室王氏生有三子,长子郝亨,即花脸演员郝寿山(1884-1958),次子郝瑞,即花脸演员郝寿臣,三子郝铭,未入梨园,处置教育工作,曾任汇文第二小学校长。郝寿臣于清光绪十二年(1886)阴历丙戌年四月初七出生在崇文门内东墙根儿一陋室内,6岁曾读私塾,因家贫而停学,7岁典押给电影艺人王德正,父母原只想“典”三年,王德正对峙七年,其父无法只得咬牙签字画押,就如许小万通踏上了学艺之路,后来竟成为享誉剧坛的一代名净,与金少山有“南金北郝”之誉,与侯喜瑞被誉为“净行三杰”。王德正请不起名教师,便叫一位名叫吕福善的花脸演员为万通开蒙。头一出戏学的是铜锤花脸的根本戏《锁五龙》,不到两个月就学会了,随之又学了《二进宫》、《捉放曹》等,不到半年就登台表演了。首演是在东单迤北燕喜堂饭庄唱堂会戏,剧目为全本《锁五龙》,从单雄信登台点将起,要扎靠斜蟒、翎子狐尾,穿厚底靴登高,真难为小万通,自此有了艺名“小奎禄”。后来又连续与唱老生的师姐王菊子表演了《捉放曹》、《二进宫》、《断密涧》、《天水关》、《铡美案》等诸多剧目,为提高小奎禄的演技,王德正也常带他进戏园下后台,让其宽阔眼界长见识,偷学前辈名家的表演,如金秀山、黄润甫等,这对郝寿臣后来成为名净,是有很大感化的。1900年恰是八国联军进京的庚子年,也是小奎禄满师之年,恰逢他嗓子“倒仓”,不克不及登台演唱。回家不久,一日在陌头被八国联军抓去当了两个月苦力,后来又至德国使馆当杂役。五年期间,伶俐勤学的郝寿臣,学会了俄语和德语。他巴望能早日重返舞台。他从菲薄单薄的收入中,积累下钱来买彩裤,做靴子。分开德国兵营后,原想在京唱戏谋生,但谈何容易!他既非梨园世家,又非科班身世,更无名师带道,正如梨园那句老话“搭班比投胎还难”。无法曾三闯关东:第一次20岁时,单身到营口、烟台、大连等地,但两手空空而回。帮不了家,只得二次出关,初到辽宁沈阳、公主岭,但仍不如意,后于哈尔滨搭上了班,在此获得老艺人阎宝恒、朱子久的指导,艺术上有了长进,因剧场失火再次至营口,获得旧道热肠的唐永常的赏识与协助。此行虽学到不少身手,但仍是白手而归。后又决定三闯关东。此次和路三宝、马德成及其兄郝寿山,同到安东表演,两头还曾至朝鲜仁川表演,但均不抱负,只得前往京城,时年23岁。《御果园》中郝寿臣扮尉迟恭郝寿臣三闯关东历尽沧桑,长了很多见识,服膺唐永常劝他要兼学架子花脸的循循善诱,吃苦练功喊嗓吊嗓,对峙习文练武。不只看古典小说查字典,还天全国腰,吊腿,练太极拳、太极剑,并向叶福海学了《芦花荡》、《醉打庙门》等昆曲剧目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1914年正式改演架子花脸铜锤唱的艺术气概,并获得刘鸿升、谭鑫培的扶携提拔,使其崭露头角。郝寿臣搭田际云的成全班时,应二路花脸,田察看郝不管演任何脚色都当真负责,颇受观众接待,田慧眼识人,看护经励科给郝涨戏份。1915年,郝寿臣应邀搭入谭鑫培的同庆社,曾傍谭演《捉放曹》、《失街亭》、《伐鼓骂曹》、《清官册》、《审刺客》等,获益匪浅。1916年,郝寿臣步入而立之年,此年金秀山、黄润甫已接踵谢世,李连仲大哥多病,郝寿臣以本人的实力跻身名角之林。先后与田雨侬、杨小朵合演《战宛城》,与时慧宝合演《逍遥津》,与杨小楼合演《连环套》,与王又宸合演《失·空·斩》,与许荫棠合演《黄金台》等,自此声名日显。1920年与程继先、董俊峰、傅小山等,应欧阳予倩、李桂春之邀赴汉口表演,载誉返京后,应高庆奎之聘加入庆兴社,高、郝二人合作诸多剧目。1922年与杨小楼、梅兰芳、王凤卿、王长林、李寿山、许德义等,应上海天蟾舞台之邀赴沪表演,返京后无机会与王鸿寿、高庆奎合演《华容道》和《七擒孟获》,尤与侯喜瑞合演《真假李逵》被誉为双绝。曾先后应邀加入梅兰芳的承华社、程艳(砚)秋的和声社、朱琴心的和胜社、马连良的春福社、言菊朋的民兴社、杨小楼的永胜社等班。在杨班名前冠以“花面泰斗”,与“国剧宗师”杨小楼并驾齐驱。杨、郝合作的第一出新戏为《陵母伏剑》,杨饰王陵,郝饰项羽。他们合作的最初一出戏为《战宛城》,杨饰张绣,郝饰曹操,时为1937年。与高庆奎初次合作为《捉放曹》,最初一次合作为《赠绨袍》,时为1933年。在与马连良合作时,二人创排了不少新戏,尤以《青梅煮酒论豪杰》可谓“珠联璧合”,可谓“活孟德”碰到“活刘备”。1928年,他们应邀赴沪表演,曾合作《连环套》,郝饰窦尔敦,马饰黄天霸,朱光祖为王长林,此场表演惊动沪上。郝、马合作的最初一出戏为《串龙珠》(即《反徐州》),马饰徐达,郝饰完颜龙,时为1938年。长安大戏院于 1939年7月2日 举办一场“花脸大会”,大轴金少山《御果园》,郝寿臣压轴二本《赛太岁》(《李七长亭》),侯喜瑞倒数第三的《丁甲山》,净行三杰会聚一堂,盛况空前。至此,郝寿臣便息影舞台教子课徒。1949年北平解放了,为庆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,梅兰芳、萧长华、贯大元、郝寿臣等应邀于怀仁堂表演《龙凤呈祥》,已离开舞台十余年的郝寿臣,剃掉胡须粉墨登场,63岁的“老张飞”威风不减昔时。1950年被中国戏曲研究院戏曲尝试学校(中国戏曲学校前身)聘为传授,是年春在一次戏曲晚会上,与萧长华合演了《醉打庙门》,遭到毛主席、周总理的亲热接见,备受打动。1951年,为援助抗美援朝,戏校的老艺术家自觉举行捐献义演,65岁的郝寿臣起首请缨,丁公共剧场前后共义演了五场,每场的大轴戏均由郝老出演,表现了老艺人的一片爱国之心。 6月17日 ,与萧长华、刘喜奎、谭小培、华慧麟、鲍吉利等表演《秘诀寺》,饰刘瑾; 7月29日 ,与萧长华、谭小培、贯大元等表演《乐毅伐齐》,饰伊立; 8月31日 ,与鲍吉利等表演《打龙棚》,饰曹操; 10月31日 ,与李桂春、张德俊、华慧麟、奎富光、宋富亭、范富喜、方连元等表演《巴骆和》饰鲍自安。此次义演的舞台监视为王瑶卿,表演收入全数捐献,用下采办“鲁迅号”飞机。1956年出任私立艺培戏曲学校(后改为北京市戏曲学校)校长,他不只亲身讲课,并且对学生的体裁勾当和饮食起居,都要劳累干预干与。为给戏校筹款义演,亲率门生演了一场花脸大会,顺次为王玉让《闹江州》、王永昌《草桥关》、袁世海《盗御马》,大轴郝寿臣、萧长华、李幼春等二本《赛太岁》、《李七长亭》。 1956年9月1日,为庆贺北京市京剧工作者结合会成立,于中猴子园音乐堂诸多名家联袂表演了《蜡庙》、《锁五龙》、《四郎探母》,成为京剧史上一大盛事,郝寿臣再次剃须饰演金鼎力,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该年决定拍摄《群英会》、《借春风》彩色戏曲影片,由马连良、谭富英、叶盛兰、裘盛戎、孙毓堃、萧长华、郝寿臣等联袂表演,郝饰曹操,是名副其实的群英荟萃,事前还十北影拍演场进行了预演,并拍了合影照,后因郝老心脏病爆发,改由袁世海替演,成为中国京剧史和片子史上的一件憾事。1961年阴历十月十九日二十二时零五分,一代名净于居所病逝,享年75岁,公祭后被埋葬于京西福田公墓。郝寿臣袁世海师徒合影郝寿臣终身表演220多个剧目,饰演160多个大小脚色,亦反串过生、旦、丑等行当。曾加入表演一些时装戏和外国题材的戏。擅演《赛太岁》、《打龙棚》、《瓦口关》、《打曹豹》、《红逼宫》、《野猪林》、《连环套》、《牛皋招亲》、《除三害》、《下河东》、《赠绨袍》、《醉打庙门》、《芦花荡》等,尤精曹操戏,有17出之多,人物性格各有特色,决不类似,故享有“活孟德”佳誉。1944年与张春彦、马富禄等拍摄了《李七长亭》口角京剧影片。表演实况录音有《秘诀寺》、《黄金台》、《群英会》等。曾于高亭、百代、蓓开、长城、胜利、开明等唱片公司灌制有《牛皋下书》、《伐齐东》、《荆轲传》、《白良关》、《洪羊洞》、《忠孝全》、《上露台》、《阳平关》、《夜审潘洪》、《鸿门宴》、《桃花村》、《盗御马》、《连环套》、《野猪林》等20余出戏之选段,内有与杨小楼、甄洪奎、裘桂仙、茹富蕙等人合灌之唱盘。并留有《郝寿臣脸谱集》、《郝寿臣表演脚本选集》、《郝寿臣唱腔选》、《郝寿臣表演艺术》、《郝寿臣传》等,均为极其宝贵的京剧艺术材料。郝寿臣终身仅收门生七人:1931年5月10日于崇外打磨厂福寿堂收樊效臣;1934年2月春节前于西长安街西来顺饭庄收王永昌;1939年春于东安市场东来顺饭庄收票友唐景一(李德全内侄);1940岁尾于西来顺饭庄收袁世海;1941年夏于西来顺饭庄收李幼春;1953年经马连良引见收周和桐和王玉让,今师徒均已辞世。郝寿臣故居,晚年居崇文区北芦草园头条(今并入北芦草园)4号,1928岁首年月夏乔迁至离此不远的奋章大院53号,居所坐南朝北,为本人设想新建之宅,高峻的五间北房带前廊,大门道位于西侧,院内宽敞约百余平方米,青砖铺地,可练功排戏。南房亦为五间,无前廊,工具配房各为三间,晚年曾于西屋为戏校学生授艺。在垂死之际留言将此宅院“献给儿童”,后人遵其嘱并制石牌置于西房门外墙上,此居所曾为“北京市尝试幼儿园”。1989年被崇文区人民当局列为四合院庇护单元,将原大门封锁,门道改为北房一间,于西墙另辟街门。今幼儿园已迁徙他处,宅院油饰一新保留无缺。郝寿臣有四孙一孙女,长孙天恩,汇文中学结业,北京戏校会计,现退休返聘,贡献余热。次孙天惠,曾在中国戏校随雷喜福学老生,半途去临清京剧团当演员,后调北京戏校任教,因病迟到,天惠有子学曾、女爱莲,同在饭馆工作。三孙天慈,河北师范学院结业,与同窗邱淑琪成婚,二人同在北京一师任副传授,儿子继曾,在上海电力学院读书。四孙天意,北京戏校音乐班结业,工武场,在北京青年京剧团任营业主任,子效曾读小学。孙女郝春荣,天津师范学院结业,在河北大学中文系任高级讲师,爱人景承基任河北大学体育系教研室主任,孩子景平在南开大学藏书楼工作。郝寿臣于1961年11月26日逝世,葬于西郊福田公墓,戏校为其勒石立碑,嵌入遗容,供人敬仰。戏校还成立了郝寿臣艺术拾掇委员会,编纂出书了《郝寿臣脸谱集》、《郝寿臣表演脚本选集》、《郝寿臣铜锤唱腔集》、《郝寿臣表演艺术》、《郝寿臣传》等专著,供郝派艺术快乐喜爱者研究参考。郝寿臣天津脱险始末1934年,天津春和戏院来北京单约郝寿臣去挑班唱戏,从 11月9日 至11日为期三天。戏码有《荆柯传》、《赛太岁》、《桃花村》和全本《捉放曹》。郝寿臣初创花脸挑班之先例,二牌老生是王少楼。

  三天戏唱完后是 11月12日 (礼拜一)。此日恰是孙中山先生的诞辰,学校放假。以前郝寿臣到天津,他弟弟郝铭只接不送。此次由于培才小学放假,所以郝铭就送哥哥到车站。其时郝寿臣住惠中饭馆。此日郝寿臣从饭馆乘汽车到火车站,刚走下汽车,就过来一小我,上前一把抓住郝寿臣大衣的水獭领子,说:“你打我啦!我叫刘凤山,昔时给你跟包,你欠我工钱,你打我了!” 郝寿臣摸不着思维,就说:“我哪儿认得你呀!”这时只见站警背着枪走来走去,就像没看见似的,底子不来管。送哥哥的郝铭原是国术家,他是1936年中国派往德国柏林加入奥林匹克的技击队队长。今天在车站看到这种环境,过去就掰阿谁人的手,边走边掰,可就是掰不开。他一急之下,当面朝阿谁人打了两个耳光,阿谁人就坐在列车旁的站台上了。这时正好过来一个姓关的便衣巡警,他并不晓得这件事是和站警事先通同的。他因日常平凡喜爱郝寿臣的艺术,一碰头就问:“郝老板,怎样啦?”郝寿臣把适才的工作说了一遍。姓关的一听就说:“您上车吧!”就如许郝寿臣上了火车。不意此时,阿谁自称叫刘凤山的身下却流出一大滩血来。郝寿臣虽然走了,可是郝铭和郝寿臣的一个跟包李玉海只得留下来打讼事。刘凤山到病院一查抄,才发觉右臀部被匕首扎了五、六寸深。本来这是一路“做伤讹诈”案。讼事打到河北省法院。虽然郝铭是培才小学校长,托人到法院申述,申明这是地痞做伤讹诈,诬告好人,但也没用,由于这是天津的“青帮”干的。河北省的传票到了北京法院,要拘捕郝寿臣。郝只得花钱,把人打发走了,可是他也就不敢再演戏了。本来郝寿臣坎坷半生,对于粉墨生活生计早已厌倦,此次蒙受暴徒讹诈而又呼告无门,于是由此而发生了息影舞台的念头,就对爱子郝德元说:“我到五十岁,《连环套》这出戏就是你的了。”这是1934年的事,郝寿臣曾经四十八岁,离他筹算隐退的岁首还差二年。郝寿臣既不筹算再演戏,杨小楼也就演不成了。可是这年岁尾,天津又来约杨、郝去演三天戏。此次由杨小楼出头具名,通过他的外甥到天津疏通了关系,通过袁文会和一位姓孙的“青帮”头子,来告终这件事。他们的前提是要郝寿臣承担刘凤山的医药费,约七百元。杨小楼说:“好!我揽起来了。”杨小楼心想,在天津唱完三场,再来一场“搭桌”戏就成了。这场“搭桌”戏,除去开销,剩了不到八百元。那些头头看杨、郝都是正派人物,又进一步要求:“给孩子换换季吧?”意想就是说别让刘凤山别白挨这一攮子,至多也得让他得点益处。郝寿臣也满口承诺:“好!我归去再唱一场《连环套》。”成果凑成一千元,这场讼事才算告终啦!这件事的背后事实是谁挑唆的,郝寿臣其时确实不晓得,只是估量可能因拒绝高庆奎来吉利园添加夜场表演,影响庆盛社的收入,从而有人蓄意制造事端。公然事隔数年之后,在《立言画刊》社长金达志于两益轩请程砚秋、尚小云、荀慧生、马连良、高庆奎和郝寿臣等名演员的一次宴会上,高庆奎亲身对郝寿臣申明了本相:“二哥!那件事不是我干的,是我们老二(庆盛社的二号成班老板,给高庆奎操琴的高联奎)干的!” 郝寿臣只能付之一笑。由于他深知社会上财迷心窍的事多得很,何止一个“高老二”!可是这件事使郝寿臣对其时社会的暗中更发生无限感伤。他对杨小楼说:“我到五十就退啦!我可不帮您了!”杨小楼却说:“郝先生,您先别退。您帮我到六十岁,咱哥儿俩一齐退。”后来郝寿臣和儿子德元一核计:若是他五十岁就退,德元在大学才上了一年,一时难以承担家庭糊口,若是比及杨小楼六十岁,他也刚满五十二岁,那时德元大学就结业了,所以他仍是承诺了杨小楼的要求。

  《戏剧人物》举报

  荐:发原创得奖金,“原创奖励打算”来了!人生百味,有奖征文邀你共品!